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江苏姑娘回乡修高级别墅,引全镇跟风:有钱了审美得跟上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0-11-30    作者:一条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80后女生孔云飞是家里的独生女,离家打拼7年后,她选择重返家乡江苏小镇,接管父母濒临倒闭的塑料工厂。与父母同吃同住在工厂、每天996式的工作节奏持续了7年后,工厂的生意终于起死回生。她觉得,是时候为父母改造老房,让他们住得舒服一些了。翻新后的老宅,成了小镇上..栋“现代感别墅”。不仅有着极简的外观,内部更是有开放式厨房、大面积落地玻璃、十几件原版经典家具……漂亮的软装吸引了邻居家的孩子来串门邻居们也上门取经,希望拥有同款别墅。这个被工厂包围的小镇,渐渐在建筑美学上有了微妙的变化。孔云飞说:“小镇上,住得舒服又漂亮已经是一种刚需。我家的房子只是一个缩影,代表了小镇居民对美的渴望。”


在孔云飞的童年记忆里,家门口的马路原本是两排高高的水杉,但不知从何时起,这里变成了材料一条街。这个距离常州市中心半小时车程的小镇,被誉为中国的“刀具之乡”,到处是工厂园区,充斥着浓郁的工业气味。

孔云飞说:“我不喜欢现在的乡镇,城市不像城市,乡村不像乡村。”孔云飞家的塑料工厂也在这条街上,在她10来岁的时候,父亲就承包了一家注塑工厂,把家安在了职工宿舍,吃饭也是简单在食堂里解决。“每天早上醒过来,就是听父母讨论今天开哪台机器,所以塑料是我从小.讨厌的东西。”

孔云飞家的工厂车间

大学毕业后,她跑去深圳打拼,在外企一路做到高管,外派到美国总部学习。6年里,父母对远游的女儿一直报喜不报忧。直到回家前的.后一次联系,孔云飞才得知,家里的工厂状况已经很糟糕,账面上只有2万块钱,很多机器都开不出来了。于是在2009年,她放弃了深圳的一切,回到镇上,正式接手了家里的工厂。“作为家里..的孩子,我觉得孝顺不是嘴上说说,是要给父母想要的东西。”

孔家与西边的邻居共用墙基

每天和父母吃住在工厂,996的模式持续了7年的时间后,工厂终于有所好转。这时候,老房子的邻居找到他们,建议两家一起翻新房子,因为当地都是两家共用一个墙基,一起动工在手续和工程上都方便很多。父亲很开心,孔云飞也觉得,经济宽裕一点了,又住了那么多年工厂宿舍,是时候帮助父母一起造一栋住起来舒服的房子了。2年后,这个翻新重建工程终于结束了。街坊们惊讶地发现,孔家的老宅不仅焕然一新,还是整个镇子上从没有过的“现代别墅”。

以下为孔云飞口述。

爸爸在A4纸上手绘图纸,两代人PK方案我爸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决定翻新的第二天,就递给我一张A4纸,上面寥寥几笔,清楚地画着他想象中新房的布局。我接过来一看,发现卫生间被他安排在楼梯下,又不通风又没采光。爸爸的图纸上有很多不合理的布局,但他的脑海里,也只有传统农村房子的样子。我立刻想到,要找专业的设计师帮忙。找到设计师盛昊楠后,我的..个请求就是让他快点出图纸,不然爸爸可能随时要按照他画的A4纸开工。改建后的房子一共有300多平米,内部的格局是跟爸妈商量后才决定的,我首先让他们列了一个需求单,他们提出的要求主要有3个:

-卫生间一定要在东面;

-老人的房间要备足;

-屋檐不能比邻居高;

我都一一反馈给设计师,希望全部满足他们。分歧主要发生在“房间多少”这个问题上,两代人之间的想法很不一样。父母的老观念是:建房子时,房间越多越好。但事实是,除了家人会住的卧室,多余的房间.后往往会空关着,造成空间浪费。恰好装修的那一年春节,我们一家去巴厘岛玩,我特地选了一家有自己喜欢的装修风格、舒适度高的度假酒店。爸妈住过之后,都说非常喜欢,他们发现,原来把公共空间做大很舒服,房间只是睡个觉而已,大部分时间大家都在聚在客餐厅里。回来之后,爸妈也就自然而然接受了“放大客餐厅、少隔几间房”的观念。.终只在二楼做了4个房间,分别是父母、奶奶、外公,还有我的。三层的平台主要给妈妈晾晒,我们一家人也会上去晒晒太阳。天气好的时候,还能邀请朋友一起来烧烤。房子改完,来串门的邻居们都会问:为什么一进门要放这么大的岛台和餐桌?爸妈听了之后反而很开心,解释说这里是家里利用率.高的地方,我们一家人总是喜欢围着这个岛台,聊天、看电视、打牌。老一辈原本不理解“岛台”的概念,现在我奶奶就特别喜欢坐在那边,觉得洗个水果、冲一下水都很方便。坚持用原版家具,费用对父母适度隐瞒虽然现在国内的仿品家具不少,但身边买原版的朋友越来越多。我的原则是,宁愿少买,也要买精一点,所以家里的品牌全部咬咬牙买了正版。费用的确比较贵,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选择先买下,等他们用得舒服了,再慢慢告诉他们。我们家就是做制造的,其实父母很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因此.后他们都接受了。我爸爸很喜欢坐在窗边,一边晒太阳、一边看手机,我就给他选了可以午睡的单人沙发椅,黑色比较符合他的气质。我特别喜欢沙发旁边配的球凳,有时候我坐在那个球上,跟爸爸聊聊天,好像回到小时候,偶尔还会撒撒娇。家里面老人多,对座椅的要求就很高,我选的椅子基本都是可坐、可躺,或者包围感很强的,让老人在坐着的时候,得到充分的休息。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坐得舒服了,心情也好。餐厅的墙角有一把经典的“西式圈椅”,它的设计者是丹麦的椅子大师Hans J. Wegner,据说他的灵感来自中国的明式圈椅,特别像我们家目前的状态:两代人之间审美相互融合的过程。

亲朋邻里经常来串门,肯定需要一张大的组合沙发。每次下楼的时候,在楼梯上俯瞰这个沙发的造型特别美,视觉也有一种享受。可能因为我们家是开厂的,和一般的父母不同,我爸妈对于工业感的元素反而有亲切感,并不喜欢很奢华雍容的东西。比如有的邻居会觉得Zanotto的茶几太简单了,但我们家人真的就喜欢它干干净净的线条感。

家具买回来用了这么长时间,父母确实感觉到用得很舒服,慢慢也就猜到了价格,也会说“好东西一定不便宜啊”!我就笑笑不说话,心里很开心。一抬头就看见彼此的感觉真好设计师大胆地帮我们做了很多开放式设计,让我们家多了许多人情味。中国人说,见面三分情,这句话就融在我家的3个院子和玻璃窗里。前院是一个大天井,爸爸平时.喜欢待在这里照顾绿植、喂鱼。水池里的假山是原来老房子的石头,设计师帮我们重新塑形,和过去的家有一个情感上的联系,一家人都觉得很温馨。厨房正对着前院,安装了L型的大玻璃窗,这样妈妈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可以看到院子里的爸爸。有时候碰巧看到他们相视一笑,那种感觉太好了。中庭在客厅,落地玻璃门是可以完全打开的,正对着隔壁邻居的菜地。爸爸坐在那边喝茶时,抬手就能和邻居打招呼,聊聊菜地里的家常。后院对着一条河,视野开阔,有时候和对面的街坊挥挥手,隔岸相望也挺有意思的。对塑料由恨转爱,专门为奶奶挑选经典塑料椅我10岁的时候,就跟爸爸一直待在他的注塑工厂,生活被塑料包围了,朋友都开玩笑说我“五行缺塑料”。成长过程里一直特别讨厌塑料,觉得又低端、又不环保。回想起来,这背后其实也是对父母事业的不接纳。回来接管工厂后,我有意识地去找寻很多好的塑料设计,看法产生了很大变化。美国的工业设计师Karim Rashid被称为“塑胶诗人”,他让我发现原来塑料也可以又漂亮又高级。这次装修也给家挑选了几把塑料椅,比如专门为我奶奶选的贝壳椅。奶奶平时在家很爱坐着看电视,她的臀部很宽大,普通的椅子坐得不够舒服,但是这把椅子造型丰满,而且有包围感,特别适合她,坐起来稳扎稳打的感觉。椅背上的水墨花纹感觉就像一个中国的老者,和我奶奶也特别配。强大的耐心+高情商沟通与父母一起装修的..秘诀两代人一起装修,矛盾是不可避免的。在装修的两年里,中间也经历了一波三折,我一直在调整心态,不断找寻与父母沟通的方式,有3个技巧可以分享给大家。

首先,对话时要尽量用他们的语境,类似风格和美感这样的抽象字眼尽量少说。明知道父母和我们的审美一定存在代沟,沟通的时候就换一个方式去聊。我的经验是多谈一些实际的、父母能够明白的东西。比如可以问问颜色、板材,要多少储物空间?台面要多高?吊灯能照多大面积?够不够亮,方不方便擦灰等等。有一次我们在院子里聊天,爸妈看到树上的鸟窝感叹生命的延续,觉得这个画面很美。我突然意识到,其实爸妈对美的感知也是很敏锐的,并不比年轻人差。只有在真正放松下来的时候,才会自然地表达出来。

第二,先解决情绪,再解决问题。当时在施工的时候,我爸爸一直很不满意玄关的设计,觉得为什么要有一堵墙挡着自己,进门还得绕一下,我没有把他的不满放在心上。结果有一天,他找了个工人直接把玄关给砸了。事情发生后,我和设计师先安抚了他的情绪,把这件事晾在一边,暂缓处理。等到房子差不多建好了,我对爸爸说,你看现在门口都没有换鞋的地方,好像挺不方便的,要不我们砌一个玄关出来试试看,你要是觉得不好,还是可以拆掉。玄关重新建好后,爸爸看到既可以坐着换鞋,也有柜子能储物,确实很实用,也就接受了。.后一点是关于费用,我的方法是不要先提价格。我爸妈这么多年一直住在工厂,对装修没有什么概念。他们觉得装修花个二三十万就够了,但其实.后总共花了300多万,一直到.近,他们才大概知道这个数字。我曾经和很多人一样,抨击、嘲讽中国乡镇的土气。但现在觉得,与其抱怨,不如从我做起,让自己的家变得美一点,让所在社区的邻居感受到设计的力量,大环境的改变需要每个人的努力。希望十年后,邻居们的家都比我家更漂亮,整个乡镇的视觉看起来也更和谐。